Navigation menu

谈球吧体育

京东方面确认正考虑外卖业务但难度或许并不小

  京东方面确认正考虑外卖业务但难度或许并不小日前,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该公司正在考虑推出外卖服务。并且他还表示,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将取决于我们的能力,以及我们何时能组建一支团队了 。

  尽管在此次采访中,辛利军并未详细说明外卖业务的相关规划,但在他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京东做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及所具备的能力。据他表示, 京东物流子公司达达集团在同城配送方面具有强大的能力 ,并且打通 最后一公里 往往也是外卖业务的关键所在。

  相较于此前抖音被传推出 心动外卖 时在履约体系、本地商家资源方面的薄弱,京东显然有着更多的优势,即达达在本地即时配送领域已建立的完善物流网络,这无疑也为其尝试外卖业务扫清了一个极其巨大的障碍。

  同时,京东到家目前已与诸多大型商超、品牌商达成合作,拥有超过 5700 万的活跃用户。再加上其此前 2021 年推出的 小时购 业务,所对应的 线上下单、门店发货、小时级乃至分钟级送达 的模式,其实已经与外卖业务大同小异。

  而这些沉淀,看似也给了京东充足的信心去发展外卖这个新的业务。但事实上,美团、抖音等平台同样也在 觊觎 本地即时零售业务,或许未来将会开始蚕食原本属于京东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京东又怎能坐视不理。

  据悉,美团于 2018 年推出的即时零售电商品牌 美团闪购 ,近期也加大了投入力度。该公司 CFO 陈少晖此前在今年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就曾表示, 我们认为闪购业务,未来能够实现同外卖业务相似的单位经济效益,而客单价和在线营销收入可能会比外卖业务更高。

  根据美团方面此前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1 年其闪购业务年交易用户达 2.3 亿、总交易额(GTV)则达到了外卖的 12%。并且在今年以来,美团方面已先后与小米、无印良品等品牌达成合作,包括 276 个城市的 3000 余家小米之家、超过 90% 的无印良品门店都已经在美团上线。所以如果其后续与更多的本地商超、品牌店展开合作,无疑也将会给京东同城带来更大的威胁。

  至于抖音方面,近期也有消息源透露,其已开始尝试 抖超送货上门 这一类似京东超市的服务,并且目前已在广州、深圳及杭州等城市进行试点,最初可能会尝试酒水与食品生鲜这两个主要品类。

  所以无论京东方面是否会迅速推进外卖业务,未来在本地生活服务赛道的市场竞争都势必将愈发激烈。

  虽然京东基于自家引以为傲的物流网络,进入外卖行业可谓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像美团为 万物到家 的愿景同样是借助自家的骑手资源,以及 最后一公里 配送服务的丰富经验,尝试为用户配送除外卖以外的其他商品一样,京东回过头来发力外卖又有何不可。

  从目前京东到家 APP 的板块设置上,似乎与美团也已大同小异,唯独没有外卖、打车、酒旅预订等模块。然而,外卖业务真的仅仅是只依靠履约能力就足够了吗?

  事实上,外卖同样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业务。据美团方面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该平台中的中小商户数量占比超过八成,这也就意味着外卖这一业务所对接的客户更偏向长尾,开拓商家的密度和难度都并不小,而在本地已经深耕的十年所积攒下来的资源,显然是美团在这一赛道的优势所在。对于如今以本地商超合作见长的京东到家而言,无论是自己拓展、还是与本地的第三方服务商合作,无疑都需要更为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等投入。

  并且当下略为有些尴尬的是,京东方面刚刚发布了一次并不那么理想的成绩单。2022 年第一季度,京东的营收为 2397 亿元、同比增长 18%,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30 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则为 36 亿元。事实上,京东 CEO 徐雷也在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将 聚焦主业,运营效率优化,强调投入比 。这似乎也在表面,在如今整体目标还是减亏的情况下,其极有可能不会在外卖业务上一掷千金。

  其次,外卖的 时效性 相较之下无疑也更强,因此在协调商家、用户、骑手三方上也不是件易事。此前,美团曾因垄断被罚 34 亿元时,也揭露了其与商家、骑手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那么京东方面如今想要入局,或许还需要提供比其他同类平台相对更低的佣金来吸引商家的入驻。

  根据美团方面公布的 2022 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美团外卖的经营利润率仅仅只有 6.5%,远不及其到到店、酒店及旅游部门。所以京东如果真的启动外卖这一相对更低毛利的业务,对于尚处于亏损状态的达达来说,极有可能会是件 雪上加霜 的事情。

  此外,达达方面公布的约 70 万骑手数量,距离美团的 500 多万、饿了么的近 300 万无疑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再加上达达一直以来所采用的众包模式,使得骑手与平台之间是非雇佣的松散关系,这对于外卖业务来说或许也将成为一个隐患。

  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知道美团走到今天花了近十年才获得约 7 成的外卖市场份额,京东涉足后又要依靠什么来改变用户的消费习惯呢?此前互联网行业诸多赛道的价格战已经展示了一个定律,那就是后入场者仅依靠价格补贴基本不太可能改变用户的习惯,并且会出现用户领完 优惠 后、更有可能头也不回地继续使用常用平台的情况。

  但与其停留在原地,以最小的成本尝试外卖业务显然不算是坏事。此前,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在《2020 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就曾指出,近年来即时配送行业从快速增长期逐步进入成熟发展期,市场规模增速趋于稳定,截至 2020 年,即时配送行业消费者规模已达 5.06 亿人次、同比增速稳定在 20% 左右。

  而申万宏源证券则预计,到 2030 年在即时配送行业的场景中,餐饮外卖占比将为 25.2%、生鲜水果占比有望达到 37.5%,商超到家的占比则可能会是 28.2%,其他类型占比仅 9.1%。

  那么京东做外卖业务最终的目的也可能会回到 高频带低频 模式上,在保住现有即时零售市场份额的基础上,依靠京东多达 5.5 亿的活跃用户,去为京东到家或达达带来新的增量。

  如今,当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将本地生活服务视为新的增量时,慢一步可能就意味着满盘皆输,美团做电商如此、抖音做到店如此,京东做外卖或许也同样如此。就好比此前社区团购大热时,诸多参与者纷纷加入其中,但随着京喜拼拼并入零售业务,在社区团购这一赛道失意的京东,放眼外卖这一业务或许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