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谈球吧体育

百度外卖和滴滴外卖倒下后京东也说要做了

  百度外卖和滴滴外卖倒下后京东也说要做外卖了6 月 17 日消息称,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京东正在探索进军外卖行业的可能性。

  辛利军坦言,京东已经 考虑并探索 推出餐饮外卖服务。 至于我们何时开始做这件事,这将取决于我们的能力,以及我们何时能组建一支团队 。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京东进入外卖行业,那么将面对与美团和阿里饿了么的直接竞争。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历程中,外卖行业并不缺挑战者,例如百度外卖、饿了么,以及豪言 尔要战便战 的滴滴,但均未能撼动美团在这一领域的头部优势。

  2014 年,腾讯和阿里在移动互联网的转型中大步前进,百度则将目光投向在 O2O 领域,彼时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更是公开表示要投 200 亿到 O2O 领域。

  2014 年 1 月,百度推出了百度糯米布局 O2O 市场,同年 5 月,百度外卖上线,最初定位于中高端白领市场。

  src=彼时的外卖战场已是硝烟四起,饿了么和美团分别完成 D 轮和 C 轮融资,占据了外卖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

  百度外卖一开始确实做得有声有色。运营资金充足,客单价高,一度稳座白领市场头把交椅,在整个外卖市场的份额也逐渐上升到了第三的位置。

  然而后续的故事,则是最终卖身于饿了么。在日后业界的多次复盘中,百度外卖的失败多被归咎于三次战略失误。

  首先是 2015 年,在竞争对手疯狂扩张之际,百度外卖却反其道而行之,将精力放在了生鲜、食材供给、中央厨房等外卖生态的搭建上,并降低了对用户的补贴,导致市场份额下滑。

  与此同时,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外卖市场的格局更加清晰,美团点评属腾讯阵营,饿了么代表阿里阵容,腾讯和阿里下场,对百度外卖来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2016 年春节期间,为了节省节假日期间给骑手的高额补助,百度外卖选择给骑手放假。这个错误的选择导致了春节前后长时间外卖骑手不足,订单量大幅度下滑。

  src=2016 年 10 月,雪上加霜的是,一年前说要花 200 个亿扶持 O2O 的李彦宏,宣布不再给百度外卖提供资金补贴。 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该做的决断也要做。 李彦宏在被问到会不会考虑放弃外卖业务时,如此说道。

  自负盈亏的百度外卖为了尽快盈利,立刻采取了简单粗暴的措施:提高配送费,减少补贴,提高佣金比例,造成商家和消费者纷纷转移平台,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更是一落千丈。

  市场份额日益减少,没能找到新的融资,百度外卖的估值随之下滑,百度集团在这个时候也失去了对 O2O 的热情。

  2017 年 7 月,百度宣布将人工智能作为新战略目标。同年 8 月 24 日,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估值 5 亿美元,仅为后者的 1/12。

  再来看看滴滴。2018 年 2 月,通过一张 骑手招募令 ,出行巨头滴滴似乎在宣告进军外卖领域。随后, 滴滴配送 客户端在 APP 应用商店上线,应用描述正是 连接餐饮商家和外卖用户 。

  2018 年 4 月 9 日,滴滴外卖正式于无锡首次上线 万单,号称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品牌。

  src=与百度外卖早期忽略对用户的补贴相反,滴滴在无锡的一场补贴大战就此爆发,但高额补贴的背后同样深藏隐患。

  用户端每单补贴 18 元、商户端每单补贴 6-8 元、骑手端每单补贴 18 元 如此算下来一单的补贴成本超过了 42 元。按照滴滴外卖宣称的第一天 33.4 万订单量计算,仅仅一天,滴滴的补贴已经超过了 1400 万元。

  凭借高额补贴占据无锡市场后,滴滴开始在全国更多城市上线 月,滴滴外卖计划当月进驻济南,但却被意外叫停,无限期延迟。不但发展暂缓,滴滴外卖的成交单数也出现了大幅缩水。

  2018 年 5 月,滴滴外卖在无锡订单暴跌超过 50%,系统派单量骤减,骑手单笔报酬也遭大幅度下调,外卖小哥队伍也有所流失。其他业务城市也开始出现订单萎缩的情况。

  按照滴滴的打法,新入驻一座城市的投入耗费巨大。以郑州为例,滴滴投入大量资源,用钱 砸 出了市场,却在两个月后停供市场补贴,这跟用钱打水漂没区别。郑州也就此成了滴滴外卖的 终点站 。

  2019 年 2 月 15 日,滴滴宣布 过冬 ,计划裁撤约 2000 名员工和非主营业务,滴滴外卖赫然在列。2 月 19 日,滴滴被曝有意整体裁撤国内外卖业务。3 天过后,滴滴确认将关闭国内外卖业务。

  自信的京东,摩拳擦掌相比于百度外卖与滴滴外卖,京东具备前两者所欠缺的发展优势,那便是物流履约体系的深耕。

  src=从此前京东发布的财报不难看出,京东过去几年对于物流、供应链基础设施的打造和投入,使其在疫情等不确定大环境下,在穿越经济周期、抵抗环境风险能力方面具有优势,未来这一投入还将继续。而京东物流履约能力的品质与口碑,也一直是支撑其核心电商业务、社区团购、下沉市场等多方面发展的基本盘。

  京东方面也释放了类似的信号。面对媒体采访,辛利军并没有明确说明京东对外卖业务的发展计划,但他也明确表示,京东关联的物流公司达达集团在同城配送方面拥有 强大的能力 。

  从配送上来说,打通 最后一公里 是外卖业务的关键,而京东体系中的京东到家、达达快送等平台,也早已具备匹配外卖业务的配送能力。

  当然,餐饮外卖乃至整个本地生活业务的崛起,不能只强调配送履约体系,商家、供应链资源以及用户心智的争夺同样是核心环节。

  美团财报显示,截至 Q1 季度,美团年度交易用户数达 6.93 亿,同比增长 21.7%;年度活跃商家规模达 900 万,同比增长 26.6%,用户平均年交易笔数达 37.2 笔,同比增长 21.9%。

  src=美团在财报中强调称,Q1 季度交易用户数及交易频次均同比增加,尤其是中高频用户的交易频次增速超过平均水平。美团进一步强化了餐饮外卖的消费者心智,并积累更多具有较高消费能力的优质消费者。由此可见,京东想要在外卖业务有所突破,对美团形成冲击,就将必然经历一场硬仗。

  今年 3 月 1 日,快手切断了淘宝、京东联盟的商品链接。在业界看来,快手这一系列 切断外链 的举措,意在降低流量外流,通过自建电商生态,实现流量聚集 - 电商变现的商业模式闭环。

  类似的战略路径,另一个短视频直播平台抖音实践得更早,其在 2020 年 10 月就已宣布 断链 ,不再支持第三方来源的商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转而大力扶持抖音为电商业务量身打造的 抖音小店 。

  随着快手的断链,两大头部短视频平台都完成了自有电商平台的闭环,这无疑将对京东等老牌电商巨头造成分流和冲击。

  美团 2021 年财报显示,新业务逐渐开始成为美团业务的核心。新业务主要为美团旗下三款社区团购 APP:美团优选、美团买菜以及美团闪购。

  为了能够满足不同需求的消费客群,三款 APP 采用差异化布局,商品品类囊括食品生鲜和日用百货,到货方式以次日达和当日达为主。

  在这样的业务模式下,美团通过拓展平台全品类服务,推动了传统电商 外卖化 的转变,这其实也对原本的线上网购模式形成了一定的替代效应,同样是京东、阿里们不容忽视的竞争阵地。